~~看到廣告就要按一按哦~~~

2012年11月30日 星期五

2012年关丹禅七心得报告

拖死屍是誰?到底是誰?究竟是誰?是誰?誰?

不知不覺間,自己跟著慧門禪師學禪已經進入第五個年頭了。

第一年參加師父的禪七,是在鶴鳴禪寺舉辦的,那時自己是在懵懵懂懂之下參與的,根本用
不上方法,也不明白師父說些甚麼,結果整個七都在昏沈與掉舉中度過。

第二年,因為生活上種種的不順,讓自己的心感受到強烈的苦受,出離心升起,讓自己下定
決心要好好的參究,因為那時只記得師父說過,要解脫,唯有參禪法門是最快的法門。

結果,雖然那時只是當禪七的義工,卻因為迫切的出離心,死都抱緊話頭,就糊裡糊塗地入
參了。那時候甚麼都不懂,滿心祇想要找出答案,結果起了疑情自己都不知道,只知道那時
整個身心是很放鬆的,坐禪也很耐坐,不曉得為何,整顆心就似乎甚麼都不想做,一直往內
心參究而已,到後來話頭更有觀照的力量,可以將自己的情緒打掉。但是,從禪七出來一個
月後,話頭也開始慢慢減弱,沒有了力量。

第三年,想要参回之前一样的境界,结果参得全身紧绷。

第四年,因为师父的慈悲,有荣幸去到台湾百丈山打四个七,但是那时候的身体还 很紧,
直到最后一个七时,终于松了下来。

渐渐地,明白了参禅并不能强求的,心越放松,越无求,参得会更好。而无明师兄说的话让
我更明白,自己之前其实可以参进去,那其实是让自己对这个法门有信心,从而持续的走在
这一条参禅的道路上。

因此,进入这第五年的禅七,我抱着了一颗一切随缘的心情来参加,告诉自己,最重要的是
抱好话头就好了,虽然参加之前还是会感到紧张。

多天下來,感覺到的是自己慢慢地一直往內心深究,覺得自己的心好像有很多扇門,而自己
就一直慢慢地將這些門打開。

這一次,我慢慢地再次捉到參禪的訣竅,畢竟第一次參到不錯時,真的是迷迷糊糊參進去
的。而這一次感覺到自己漸漸地更了解師父一直所解釋的參禪過程。(不曉得這樣會不會讓
自己的心意識越來越強呢?)

整個禪七,還是會覺得疑的力量時強時弱,不過還好的是妄念也不會很多。雖然有時候還是
會昏沉,話頭還是會打失,但是我知道只要自己一直不間斷地繼續提、覷、追,話頭的力量
會越來越強,也會越來越慢慢進入自己更深的內心的。

而漸漸地,也覺得自己的話頭越來越強,身體也越來越放鬆。

第六天的時候,發現自己的頭,尤其是太陽穴,在打坐參禪過後會發現太陽穴會有稍微的熱
熱的,那不是緊的感覺,好想整個臉也會熱熱的,不曉得是什麼原因呢,倒是忘了問師父,
呵呵……

然後晚上睡覺的時候,一位女同參,我想她是有心理疾病吧。那時她不睡覺,竟然大聲說話
和過來叫醒我,結果我被她嚇到了。話頭不管怎麼提,還是無法降下那害怕的心裡,應該是
自己的用功還不夠吧!結果就坐起來,狠狠地握緊金剛拳印,大力地往內心提撕話頭,終於

害怕的心漸漸平伏。這麼小事話頭尚且不夠力量,試問,在臨死的時候,話頭怎麼還提得上
來呢?確實要趕緊用功呵!

第七天早上的第二支香時,在參究的過程中,話頭突然提成提話頭的是誰?當一要找回這個
提話頭的人是誰時?發現自己找不到這個人是誰了,然後馬上看到內心有一團東西在形成,
話頭弱時,它又轉小;話頭變強,它又變大。(師父說自己還沒做到一覷覷定,所以會看到
它變來變去),後來感覺自己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剛好那時大家在跑香,就動念要下去跑
香,結果在外圈一面走一面提、覷、追話頭時,發現自己的心越來越糾結,後來進去內圈跑
時,我想,我是第一次被話頭帶著跑,那個時候,根本管不了跑得有沒有氣,那心的糾結,
就只是想找出自己怎麼竟然找不到自己這個主人,結果心越來越糾結,淚水就決堤了。

此時,慧門禪師進來禪堂,然後站板一打,淚水停止,看回內心,念頭卻開始湧上來。(這
時候我發現,師父一進來,我就會緊張了,該是話頭抱不夠緊吧?)後來那個糾結的力量,
心裡很急的感覺也慢慢減弱了。

這一次,感覺自己的參禪路程是緩慢,卻也是穩定的。我告訴自己,疑情不夠強,那就繼續
參,直到參到真正的大疑情出來吧!出離心不強,就繼續參,有一天一定會變強的!

我實在感恩一切的因緣,讓我有機緣學習這個法門,願自己生生世世不離這法門,我也要鞭
策自己,再也不輕易放下話頭了!

沛珊合十

1 意見:

提到...

到底是谁?究竟是谁?是谁,是谁,是谁?

張貼留言